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更多好書 離線下載 無廣告閱讀

下載APP
終身免費閱讀
頂點小說網 www.icanhascheezburgerafterdark.com,最快更新我的玩家都是演技派最新章節!

    “哦?原來我作為刺客的任務目標,是刺殺完顏盛么?

    “也對,合情合理!

    在聽到這些綠林人的謀劃之后,李鴻運瞬間意識到,這似乎就該是自己的任務目標!

    刺客試煉的任務是什么?殺皇帝!

    那這次又有刺客身份出現,主線目標應該是什么,這不是很明顯的嗎?

    其實自《暗沙》開服以來,刺客玩家的定位都稍顯尷尬。

    武卒玩家可以在沙場上建功立業,一騎當千;

    文士玩家可以在朝堂上縱橫捭闔,慷慨陳詞;

    游俠玩家嘛,雖然存在感也稍弱,但凡是在那種小規模戰斗中,可以襲擾,可以迂回,可以誘敵,總之,缺少特別大的名場面,但小場面還是不少的。

    唯獨刺客玩家,地位就有些尷尬。

    也不是說刺客玩家們完全沒用,畢竟他們的戰斗能力也不弱,尤其是在守城時的巷戰,能夠發揮很重要的作用。

    之前的夏若凌,就曾經在“事定猶須待闔棺”和“封侯非我意”這兩個副本的守城戰中,發揮了很重要的作用。

    而且,刺客玩家在做完升級試煉之后,他們的天賦技能也讓他們具備了一定的正面戰斗效果。

    但很多刺客玩家,還是有些意難平。

    因為在他們看來,這個職業的職業特性,似乎并沒有很好地發揮出來!

    通關刺殺燕靈帝那個試煉副本之后,很多拿到刺客身份的玩家都有了一種錯覺,那就是自己現在很牛逼了,刺殺個皇帝簡直就是手拿把攥的簡單。

    甚至有玩家覺得,或許在其他玩家都在想盡辦法、絞盡腦汁地通關時,自己只要把最終boss刺殺一下,這副本不就不攻自破了嗎?

    妥妥的逃課職業!

    可真到了正式的試煉幻境中,他們才發現并不是這么回事。

    別說是刺殺真正的皇帝了,連刺殺副本中的一些關鍵人物,都難上加難。

    就比如之前盛太祖的那個副本,扮演“統帥”身份的時候,在兀蘭土剌山和北蠻騎兵決一死戰。那時候一個刺客玩家難道能沖到萬軍叢中直接把北蠻的將領給刺殺了?

    那根本不可能!

    所以很多刺客玩家都覺得有些憋屈,不是說他們在副本中發揮的作用小,而是跟這個職業的定位,似乎有些差距。

    很多玩家也在網上抱怨過這件事情。

    同樣,沒有任何的官方人員給出答復。

    不過《暗沙》這游戲畢竟已經運營這么長時間了,大家對這游戲的調性也已經習慣了,玩家們已經懂得了自己去解答自己的問題。

    于是很多玩家自己琢磨出了答案。

    “或許是因為越接近后面的朝代,真正的高官、統帥身邊的守衛也就越森嚴,刺殺也就越難吧?”

    “有道理,其實看歷史上的記載,那些刺客出名的時間也都在大楚朝之前。尤其是在大燕之前,游俠和刺客很活躍。而后來,就只剩下‘游俠精神’和‘刺客精神’了!

    “這是因為連續兩個大一統王朝之后,為了維護統治的需要,嚴厲打擊了地方的豪強勢力,很少再有人養門客了,游俠和刺客自然也就變少了!

    “到后來的王朝也十分重視這一點,所以越往后,著名的刺客就越少,基本上都已經絕跡了!

    “但這是不是意味著,刺客其實是個后期職業?或許等到我們攻略到大楚或者大燕的副本時,刺客就可以在其中發揮舉足輕重的作用了?”

    總之,玩家們一番分析之后,最終還是勉強給了自己一個可接受的答案,暫時安撫住了刺客玩家的怒火。

    對于李鴻運來說,他倒是沒有像其他的刺客玩家那樣糾結。

    畢竟他不是個正經刺客。

    不過此時看到刺客似乎有了專屬的任務目標,他還是比較激動的。

    “刺殺完顏盛,嗯,想想都讓人熱血沸騰!

    “所以,我應該怎么做?

    “先定一個簡單的計劃:第一步,茍住、藏起來,盡可能在第一輪的金兵進攻之前活下來;第二步,等金人的最高統帥完顏盛出現在我的視野中;第三步,一箭把他給射死。

    “嗯,非常完善的計劃!”

    相比于其他的刺客,李鴻運有個最大的優勢就是他可以用弓箭、火槍,遠程狙殺目標。

    現代的刺客不都是用槍嘛,只要將目標人物殺死那就算是刺殺,沒毛病。

    有了目標之后,接下來的事情就順理成章了。

    李鴻運在岑橋驛中考察了一番,找到了好幾個比較適合的藏身之處,考慮著一旦金兵攻破城池,就在這幾個地方藏好。

    這其中有好幾個都在高處,比如各種建筑的屋頂。

    畢竟單純藏起來還不夠,他還得時刻關注周圍的情況,在完顏盛進城的第一時間就看到,并且想辦法靠近、射殺。

    至于之后的事情,他準備隨機應變。

    總之,在李鴻運看來,一切都準備得差不多了,只等戰爭開始。

    ……

    天空中風飛云走,整個試煉幻境的時間快速過去。

    岑橋驛的城門早就已經關閉,城上的齊軍守軍,則是在緊張而又忐忑地看向遠處。

    近幾天已經有大量的流民南逃,來到岑橋驛周圍。在早些時日,岑橋驛的城門還沒有完全關閉,也吸納過一些流民。

    岑橋驛的守軍自然也問起了關于金人的情況,可這些流民卻都一無所知。

    因為他們都在聽到金人南下之后的消息就跑了過來,根本沒有見過金人的面。

    想想這也很正常,難民的腳程不太可能快得過軍隊,更何況如果他們真的見到金人,被殺死、被擄掠的概率,也遠大于他們能逃生的概率。

    在這種恐慌的情緒中,金人被描繪成了敲骨吸髓的惡魔,城中人心惶惶。

    自然也有很多人覺得這似乎是有些夸張了,金人也是人,怎么可能敲骨吸髓呢?

    只是,岑橋驛中的人們,很快就見到了那些“見過金人的流民”,也明白了這些妖魔化金人的描述并非一種夸張的說法,而是對事實的無情預言。

    終于,一名岑橋驛城墻上的小兵,看到遠處的地平線上,出現了一抹灰色。

    起初人們還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但很快,這些灰色在他們的視野中逐漸變得清晰。

    那是許多衣不蔽體、全身沾滿泥濘和塵土、被繩索捆綁在一起的難民!

    而在這些難民身后,則是手拿皮鞭和尖刀的金兵。

    兩翼的騎兵往復巡邏,偶然有個別的難民想要逃走,就會被立刻追上、殺死。

    在這樣的驅趕之下,許多難民的臉上只能呈現出渾渾噩噩的表情,他們已經沒有了痛覺、沒有了靈魂,只能在皮鞭的驅趕和繩索的牽引下,茫然地走向前方的城墻。

    有時候,傷痕累累、饑腸轆轆的難民就倒在路邊的土坑中,但其他人還渾然不覺地往前走,將他的尸體在地上拖行,拖得面目全非。

    越是靠近城墻,這樣的景象也就越真切。

    甚至等這些難民到了城墻下方,被金人的皮鞭抽打、尖刀刺死時發出的哀嚎聲無比鋒利地刺入每個人的耳膜時,許多城上的士兵們都完全僵住了。

    或是看到這幅慘狀之后喪失了戰斗的勇氣,或者一時間大腦空白,不知道要如何處理這些難民。

    這些守軍手中有弓箭,有滾木,但此時將這些東西扔下去,也只會砸死齊朝自己的百姓。

    這些難民,或許幾天之前還是在岑橋驛周邊的某個小村落中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農夫,或者是在家中織布做衣的婦人,可現在,他們全都被金兵驅趕著,變成了攻城的沙袋。

    而還有更多的難民,早就已經在金人南下的第一波刀鋒中,或是被肆意殺戮,或是被以各種難以想象的殘忍手段肆意凌虐后死亡。

    而僅剩的“幸存者”,才被繩索給串聯起來,驅趕著南行。

    岑橋驛的守軍本來也不是什么精銳,或許有個別的兵卒反應過來,毫不留情地下手,但整個小城的防線,卻終究還是出現了一些疏漏。

    而金人對此顯然早有準備。

    將難民驅趕到城下的第一時間,金兵已經開始嘗試登城!

    他們紛紛架起云梯或者扔出鉤索,開始不顧一切地向上攀爬。

    金人的攻城能力并不算強,在靖平之變的整個過程中,他們其實從未真正地攻破京師。至于西路軍進攻的堅城太原,也是整整攻了近一年的時間,才因為城內糧食耗盡、外援不至而攻下。

    所以,每次攻城,金人總是要在城外安營扎寨,修建攻城器械,然后才會展開猛攻。

    但這種攻城能力的不足,主要還是在于器械方面。

    不在于戰斗意志。

    此時的金人,全都是開國時的百戰精銳,每一個兵卒都是從尸山血海中殺出來的。

    他們的戰斗意志、戰斗技巧,都高到一個不可思議的程度。絕非數十年之后養尊處優、戰斗力眼中下滑的金兵可比。

    而這樣的特性,在進攻岑橋驛這種小城的時候,就淋漓盡致地發揮了出來。

    一名守軍張弓搭箭,正射中攀爬中的金兵。將他射得從云梯上直墜下去,摔在身后金兵的身上。

    緊接著,這名守軍就再度將目光轉向他處,去尋找其他的目標。

    然而等他下一秒再回過神來的時候,那名身體中箭的金兵,卻已經登上了城墻!

    在這名齊軍的守軍看來,一旦中箭必然墜落,甚至還會將云梯上的其他人也全都撞下去,所以他才下意識地轉向他處。

    但這名金兵卻不同,他雖然中箭之后往下摔,但身后的金兵竟然硬生生地將他給托住。

    而這名中箭的金兵也很快從劇痛中回過神來,竟然強忍著疼痛,硬是繼續攀爬,搶先一步登上了城墻!

    岑橋驛只是一座小縣城,城墻的高度和厚度都遠不能與京師、太原這樣的堅城相提并論。

    而這種高度,意味著一個疏忽出現,所帶來的連鎖反應就是災難性的。

    “擋!堵住缺口!”

    城上的軍官大聲喊道,許多齊軍也注意到了有金兵已經登城,趕忙各持兵刃沖了上去,想要堵住缺口。

    然而,剛一交戰,他們就被那名已經中了一箭的金人給殺得節節敗退。

    甚至有一名守軍的長刀都已經刺入了金兵的小腹,本以為已經勝了,但這名金兵卻還是不顧一切地左手抓住守軍手中的長刀,以全身的力量將他頂得往后,撞入人群中,為之后的金兵開路。

    喊殺聲,慘叫聲,很快從城墻上傳來。

    顯而易見的,岑橋驛的城墻根本擋不住金人太久,整個攻城戰僅僅持續了不到半個時辰,就已經基本上落下了帷幕。

    隨著城墻上的金兵越來越多、齊軍越來越少,剩余的齊軍也只好倉皇逃命。

    而后,城門被打開了,城外的金兵一擁而入。

    城門附近的一處人家中,平民正緊閉房門、瑟瑟發抖。

    但很快,門外傳來喧嘩聲和撞擊聲,殺氣騰騰、臉上滿是興奮的金兵破門而入,將尖叫的女主人從房間中拖出來,又...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更多好書 離線下載 無廣告閱讀

下載APP
終身免費閱讀
亚洲精品自产拍在线观看无码_yellow免费观看完整版直播_暖暖 免费 高清日本社区_黑鬼吊又粗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