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更多好書 離線下載 無廣告閱讀

下載APP
終身免費閱讀
頂點小說網 www.icanhascheezburgerafterdark.com,最快更新余生最新章節!

    陳茉撕下一圈自己t恤的長邊,當作繃帶為韋宏綁上,安慰道:“看來你的方法比較有用!

    韋宏看著陳茉苦笑道:“呵呵,這下信我了吧!

    “你這口氣倒有點像杜宇恒!标愜詭晚f宏綁好一圈繃帶后笑道。

    “你……”韋宏剛想開口,又下意識地瞄了一眼正在專注地照顧自己女兒的張熙政,故意放低聲音問道,“你不是應該和他在一起的嗎?”

    “他去找黃瑋崢了……”

    “你最好暫時不要提黃瑋崢,甚至杜宇恒都不要提……”韋宏小聲警告道,“現在這的人估計都想扒了他們倆的皮!

    “嗯……”

    “那你知道他們后面怎么樣了嗎?”

    陳茉心事重重的搖搖頭,其實當韋宏警告她時,她的腦海里竟然閃過的是杜宇恒那玩世不恭的模樣,可陳茉一直在告訴自己,自己最擔心的應該是黃瑋崢。

    “嘿,嘿,陳茉!表f宏見陳茉神情呆滯地注視著前方,關心地蹭了蹭她的肩膀。

    陳茉恍然回過神來,瞪著大眼回應道:“什,什么?”

    “你沒事吧?”

    “沒事!當然沒事啦!”陳茉語無倫次地傻笑道,“什么沒事嘛!應該是我問你有沒有事才對!”

    傻乎乎的陳茉只顧著為自己剛才那本來別人就不知道的想法辯解,都忘了現在他們身處的環境,說話的聲量都不經意放大了不少;在引來周圍人關注后,才不好意思地抿著嘴彎著腰雙手抱著雙腿蜷縮靠著車壁。

    “那個……韋宏……”

    “什么?”

    “你說杜宇恒……呃,杜宇恒和黃瑋崢他們會沒事嗎?”陳茉低著頭,不知都為什么雙眼漸漸濕潤。

    “嗯,會沒事的,他們才沒那么容易死呢!

    “你這口氣還是好像他……”

    韋宏雖然不知道陳茉口中的“他”是誰,但此時他只知道,他眼中的處事不驚的黃瑋崢一定有辦法脫困,至于杜宇恒……

    “再說了,”韋宏頓了頓到口中的話,陳茉半好奇半期待地用那淚汪汪的眼睛瞅著他,韋宏想想還是微笑道,“再說了,我認得的那個杜宇恒是個賤骨頭。估計這會兒,他還在想著你們重逢后,怎么數落你呢!

    被韋宏逗笑的陳茉,邊笑邊抹著眼淚道:“那倒是,他好討厭,好煩人……”

    “我們到了!”駕駛室里突然傳來一條久違的喜訊,車內的人頓時都為之振奮而動。

    張熙政連忙示意大家保持冷靜,隨后對駕駛艙的士兵說道:“先打暗號試試看!

    “了解!弊谲囬L位置的士兵小心翼翼地打開頂蓋,稍稍冒出頭觀察了一會黑漆漆的四周,然后對著應該是他們所說的安全點六角塔位置用手電筒打了一串光點暗號。

    過了大概十幾秒,黑暗的空中突然閃出一個光點,有明顯規律地閃了閃,似乎是對剛才士兵暗號的回應。收到回應的士兵興奮的蓋上頂蓋,坐回位置道:“太好了,他們都還在!

    正用夜視儀觀察前方的駕駛員確認道:“沒錯,他們開門了,我認識那幸運的混小子,沒想到他竟然駐守在這!”

    看來安全匯合點的人是自己人沒有錯了。大家懸著的心隨著裝甲車的艙門打開后溫暖的燈光和友善的士兵面孔而放下。駐守的小隊在六角塔下用篷布架了一個隱秘的車庫,從他們掩蓋蹤跡的方式來看,這個小隊的作戰水平絕對不一般。

    除了張熙政他們這一批來的兩輛車外,車庫里還停放了兩輛車,其中一輛是被燒黑的綠色裝甲車,如果沒猜錯,市長他們應該安全抵達這里了。

    “我們的狀況也不太樂觀!瘪v守六角塔的小隊隊長一邊引導張熙政和他隨行小隊軍銜較高的那個士兵登上六角塔的頂層,也就是這個安全點的指揮中心。

    “市長他們如何了?”

    即將來到這座不算太高的古塔的最高一層,小隊隊長突然停下腳步,面對著張熙政鄭重其事的說道:“市長她……沒有來到這里!

    “什么?這,這不可能!”張熙政驚訝道,“他們應該比我們還要早撤離出青山!

    “但到現在為之,來到這個安全點的只有五十來人,加上你們也就七十人左右,而您……張教授,是目前到達這里的最高指揮官!

    “你的意思是……”

    “沒錯,楊營長也沒來到六角塔。根據我們最新掌握的青山領導層人員名單來看,您是目前六角塔的最高領導者!毙£犻L立正對張熙政敬了個標準的軍禮,“我是青山六角塔安全點的小隊長,左云修!

    說著,左云修側身讓步,張熙政有點受寵若驚地登上六角塔的最高層,迎面擺放著的方桌前,一個士兵正專注地帶著耳麥用無線電仔細尋找幸存者可能發出的求救訊號,在發覺張熙政等人上塔后,士兵立刻坐起對張熙政敬禮示意。

    左云修帶著張熙政來到了屬于最高指揮官的辦公桌前,說道:“這以后就是您的位置了……”

    左云修的話還沒說完,張熙政便打斷道:“只是暫時而已。我相信廖市長會安全抵達這里的!

    “您說得對。但在此之前,六角塔的人都會聽照您的指示!弊笤菩尥χ绷搜逭驹趶埼跽砗,恐怕軍人的最高的忠誠也莫過于此吧。

    張熙政沒有立刻坐在屬于最高指揮官的位置上,他站在辦公桌前,緊盯著擺在一旁的白板上用磁鐵固定的一張南寧區域地圖和旁邊給類的任務的注釋。左云修沒有打擾陷入沉思的張熙政,也沒有離開,而是站在原地一動不動。掛在這個頂層指揮中心六面鏤空墻上為了遮風避雨同時在黑夜掩蓋塔內燈光的軍用篷布在夜間山風的吹動下發出撲哧撲哧的聲響,塔下隱約傳來人們交談的聲音。

    過了兩三分鐘后,張熙政像是一個重新聯線的機器人一樣回過神來,扶正了他的眼鏡,鎮定地對在他身后等候命令的左云修說道:“左隊長,二十分鐘后請過來向我匯報一下目前你們所掌握的情況!

    “是,長官!”

    剛一下裝甲車,幾個士兵模樣的人和三四個穿著便裝的男女就上前急忙轉移傷員,同時協助安置新到人員。陳茉帶著韋宏在他們的引導下和幾個傷病人員來到了六角塔的地下層。

    推開加厚的木門,進入地下層,周圍的陳設一下子就讓陳茉聯想到電影里的游擊隊指揮部。地下室里裝著各類補給的箱子和水桶,一路上還有負責警戒的守衛,墻壁上掛著用易拉罐改造的油燈發出的光線有點類似老舊的大燈泡發出的黃光。

    地下室并不算很大,安放病患的位置就在入口處不遠,里面放置了幾張病床,一塊醫用屏風隔出了一塊位置,屏風的另一頭就是所謂的手術間。整個醫護室就像一個戰地醫院一樣混亂中勉強保持著最低限度的整潔,而且幾乎占據了地下室絕大多數的位置。除此之外,地下室里還安置了一些老人,一部分補給品以及配電設備。

    由于韋宏之前粗暴的止血方式不太妥當,為了防止傷口感染,醫護人員還是為他做了一些處理。至于那個斷腿的幸存者似乎就沒那么幸運了,幾乎整夜從手術間里都在傳出他的哀嚎,以至于人們不得不關上地下室的大門,以防止引來變異者。

    陳茉幫著六角塔的醫護人員照顧傷員一直到凌晨五點左右才得以休息;被砍斷腿的傷員在持續了幾個小時的手術后,情況基本趨于穩定,其他受了點輕傷和驚嚇的幸存者基本上都已去休息。洗去手上干黑的血漬,陳茉一個人來到地面上,希望能透口氣,暫時不要去想剛才的所見所聞,但沒想到,不管她如何去做,鼻腔里似乎都充斥著一股血腥味,而腦海里仿佛還在回放著昨天發生的一切。

    黎明前的夜沒想到那么冷,陳茉捧著雙手呼了口熱氣,全抱著漫步到還沒來得及規劃擺放好車輛的車間里,靠在一個大木箱旁掏出從一張被揉得發皺的照片,這張照片是當初他們這一幫朋...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更多好書 離線下載 無廣告閱讀

下載APP
終身免費閱讀
亚洲精品自产拍在线观看无码_yellow免费观看完整版直播_暖暖 免费 高清日本社区_黑鬼吊又粗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