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更多好書 離線下載 無廣告閱讀

下載APP
終身免費閱讀
頂點小說網 www.icanhascheezburgerafterdark.com,最快更新明克街13號最新章節!

    任何和神存在關聯的事物,都是極為神圣且高貴的存在,更何況是當下,這個諸神不出的時代。

    神器,又分為很多級別。

    籠統地來講,其主人實力和身份越高,往往也就意味著該神器的品級越高,主神的神器,通常都具備極為可怕的威能。

    細分之下,結合這個時代的背景,則是神器保存度越好,級別越高。

    一件完整的神器,可以完美催發出它的能力,這就是最大的價值所在。

    像【戰爭之鐮】這種完整神器,被供奉在秩序神殿之中,靠著它,幾乎可以支撐起一個體系。

    拉克斯銅幣也屬于完整神器,雖然它被分開了,但它至少從目前來看,是有機會湊全變成完整的,這就是它的價值所在。

    神教對于本教的神器是有對應的系統和部門進行使用和維護的,對于收集過來的散落在外面的神器,則有一個專門的空間進行封印存放。

    在秩序神教內部,專門負責封禁空間管理的那群人,可以單獨成為一個系統。

    畢竟,在教會歷史上,真的不乏神器失落后引發天災的記述,對待神遺落在世間的物品,再嚴肅和認真都不為過。

    總之,神器的價值是無法用點券來衡量的,除非一個神教真的落魄到了一定程度,否則它絕對是非賣品,就算是面向自家內部,不說想要得到它,就算是想要暫時借用它,就算是你愿意付出巨大的成本,還得看看你在教內的身份地位到底符不符合這個資格。

    就算是約克城大區的主教們,他們也是沒有資格去擁有……不,是都沒資格去接觸神器的,他們能做的,大概也就是上交時,摸一摸,看一看,過過干癮。

    而一旦上交之后,不出意外,這件神器就和你無緣了。

    因此,當卡倫對審判長說出,要請動“神器”來當做物證時,幾乎是將全場的人,都震驚了。

    甚至,神器的出場熱度,直接壓過了這場審判。

    不出意外的話,當卡倫提出這一申請后,各個大區各個系統部門內部,通過法陣觀看直播的人數,已經在出現快速的增長。

    伯恩主教看著卡倫,開口道:“神器,能幫你作證么?”

    卡倫點了點頭,回答道:“主教大人不知道么,拉克斯銅幣里,有一個器靈存在!

    伯恩沒有回答,只是目光微凝,因為他是真的不知道。

    這不是因為他的身份不夠,事實上,他的身份是夠資格知道的,但問題就在于,那枚拉克斯銅幣在被約克城大區守護者收繳回來后,馬上就被轉交進了封禁空間。

    而封禁空間內部對神器的研究,以及那些可以得到對神器進行研究資格的部門,他們也不會將研究成果對外公布出去,伯恩主教也不會好奇心驅使,特意去調查和詢問關于那枚銅幣的事。

    但當卡倫這般篤定地說出,那枚拉克斯銅幣擁有器靈時,伯恩主教就明白了,卡倫那一天,肯定是在場的。

    原來,在他成為神仆前,在他成為秩序之鞭成員前,在他入職帕瓦羅審判所前,他就已經和帕瓦羅審判官一起在調查齊赫案了。

    唉……

    其實,事情的真相,伯恩主教心里早就清楚,他知道多爾福是個什么樣的人,也大概知道維科萊是個什么樣的人,所以,他本就傾向于維科萊是竊取了帕瓦羅審判官的功勞。

    誰叫人家的爺爺是主教呢?

    至于先前對卡倫的攻勢,無非是揣著明白當糊涂而已,大家只講立場,沒人去在乎事實。

    另外,伯恩主教也幾乎可以篤定,對面的這個年輕人,他所弄出來的,也必然不完全是事實。

    但現在可以確定的一點是,這個年輕人曾參與過齊赫案的調查,在他連神仆都不是的時候,陪著一個沒什么勢力幾乎被邊緣化的審判官,一同發起了針對述法官的調查。

    這個年輕人……是好樣的。

    這件事結束后,如果他能來自己這里就好了,自己會親自教導他,讓他成為自己的學生,然后再幫他引薦鋪路。

    因為伯恩主教很清楚,他所站的那條線,屬于陰暗面,這條線上的人所面臨的最大對手,就是內心不堅定后的迷失,哪怕他的兒子,也曾一度處于迷失的邊緣,嗯,現在也是。

    可惜了,沒有早一點認真聽德里烏斯的話,自己兒子當時對自己,應該也是一種暗示吧。

    現在,這件事結束后,自己還能再把他挖到自己這邊來么?

    如果神器真的如他所說擁有器靈,而且那個器靈也愿意出面來證實那晚發生的具體事情的話,那這場審判的結果……應該已經被定下來了。

    沒人會懷疑一件神器的器靈會說謊的,因為它太高貴了,同時也太高傲了。

    這就像是維恩的首富為兩個乞丐的矛盾出庭作證一樣,沒人會認為他會去偏袒其中一方,因為大家都相信,他和這兩個乞丐不可能有利益牽扯。

    只是,

    真的能請得動一件擁有器靈的神器來出庭作證么?

    ……

    德隆老爺子感到一陣口干舌燥,雙手忍不住開始交叉揉捏。

    先前,他一度以為卡倫已經輸了,一直到卡倫說出要請出他的物證。

    不過,老爺子現在腦子里還有些不真實感。

    可惜了啊,早知道自己今天就把老伴也帶過來了,她肯定喜歡看現在的這個場面。

    作為家屬,不管是他還是理查,其實都能帶她進來的。

    神器,神器啊……

    不過,德隆忽然想到,自己接下來應該還有事情要做,因為如果審判庭同意了物證提供的話,那么就要在這里搭建聯絡封禁空間的法陣,還是得自己出手。

    德隆的目光沉了下來,

    他這輩子,真正讓他動怒生氣的事,并不多。

    說句不好聽的,得知自己長女犧牲的消息時,他無比悲痛,但他可以告訴自己,長女是為了神教而犧牲的。

    可這一次,則是有人想要當著他的面,要弄廢他的孫子。

    值得慶幸的是,雖然自己有些后知后覺,有些渾渾噩噩,但好歹,事情沒有在自己迷迷糊糊中滑入讓自己絕對會后悔的深淵。

    既然如此,現在要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

    “神器,拉克斯銅幣,那件罪惡之源么?”菲洛米娜問道。

    “是的,沒錯,罪惡之源!

    “我見過它!狈坡迕啄群鋈话櫭颊f道。

    “你見過?”理查好奇地問道,“在哪里?”

    “在奧古雷夫要塞的最終選拔試練上!

    “哦,是的,我記起來,好像聽穆里他們講這個經歷時說過的!

    “呵呵!狈坡迕啄群鋈恍α似饋。

    這讓理查一頭霧水。

    菲洛米娜側過臉,看了一眼坐在那里的穆里,當時,穆里和她一樣,都不在卡倫小隊。

    理查問道:“你覺得,真的能請來那件神器作證么?”

    菲洛米娜猶豫了一下,然后堅定地點了點頭,回答道:

    “能的,一定能!

    “為什么?你現在怎么就這么相信卡倫了?”

    菲洛米娜看著理查的臉,回答道:

    “我現在甚至可以懷疑,最終選拔試練時,我們的隊長,他作弊了!

    “作弊?”

    菲洛米娜腦海中回憶起最終選拔時,拉克斯銅幣出現后的場景。

    一時間,這個性格高傲且孤僻的女孩有些無話可說。

    她沒有覺得委屈,因為后來的接觸中,她清楚地感知到卡倫確實在各方面都超過了自己,包括她最擅長的戰斗方面。

    火島上,其他人都在為卡倫創造外部條件,最后由卡倫一個人去硬扛佝僂青年就是最好的證明。

    當你清楚他比你強時,就算他靠作弊贏了你,你也不會覺得有多少委屈和憤怒,只覺得……有些好笑。

    艾斯麗:“拉克斯銅幣,怎么有點耳熟?”

    “選拔試練時它出現過啊!辈继m奇提醒道,“罪惡之源,拉克斯之神封印的神器!

    “哦,是的!

    然后,兩個女孩,包括其他幾個曾在卡倫小隊里的人,也都沉默了。

    沒人是真正的傻子,哪怕演技再好,甚至就算是沒有任何的破綻,但如果把事情從這里往回推導的話,好像有些地方就更能說得更通了。

    隨即,大家都低下了頭,開始用咳嗽和捂嘴以及強行深呼吸的方式,遮掩住自己的神情變化,讓自己不要笑出來。

    穆里也笑了,不過是苦笑。

    但他也沒生氣,只是覺得有趣。

    對于他來說,隊長更驚人的秘密他都目睹過,眼前的事情發生在別人身上他會吃驚,但發生在隊長身上,他就會覺得很正常。

    文圖拉就坐在那里笑著,只是純粹的開心,而且一點都不吃驚,他不知道一件神器而已,有什么好值得吃驚的,隊長家里不還養了一條邪神么?

    嗯,自己還親手喂過它,還摸過它的禿頭!

    ……

    “這個,不在計劃書中!辈峥聪蚰釆W,“你事先知道么?”

    “我不知道!

    “我不會怪你配合他故意瞞著我,你可以對我說實話!

    部長,我是真的不知道!

    “但你剛才看起來,依舊對他很有信心!

    那是因為他的底牌太多了……

    我拼命刨秘密都比不上他隨隨便便弄來的存貨。

    尼奧只能咳嗽一聲,道:“因為他從沒讓我失望過,你知道的,有時候慣性,是一種沒有理由的東西!

    “哦,是這樣么!

    “是的!

    “拉克斯銅幣的事……”

    “部長,我曾經在一次任務中,繳獲了一枚拉克斯銅幣,上交了,那次任務中,卡倫也在!

    “是那時候接觸的么?”

    “應該不是,我覺得,他說的是真的,那天晚上,他應該就在帕瓦羅審判官身邊,就在那家香腸廠!

    “是真的!辈崦碱^舒展起來,嘆了口氣,“也就是說,這一切都是他故意露出的破綻、放下的誘餌,結果伯恩主教還上鉤了!

    “應該……是這樣的!

    “伯恩主教啊,他可不簡單,他的身份不僅僅是一個主教?梢缘,很精彩,非常精彩。我想,《秩序周報》可以增刊了!

    “可是,神器還沒請下來!

    “事情都到了這個地步了,我不會認為卡倫是在賭,只能說,這一切都是他預設好的!

    “希望是這樣吧!蹦釆W只能表現得含蓄一點。

    伯尼抬起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道:“就是哈里區長那里,應該會頭疼了!

    “區長那里?”

    “他應該后悔了吧,現在,穩贏的局。

    不過,也無所謂了,不可能每個大區都能復制我們大區的事情,從長遠角度來看,局部利益應該要服從整體利益,不是么?”

    “部長大人,我有些沒聽明白你剛才的話!

    “不,其實你聽明白了,我對你,其實也有慣性!

    ……

    持鞭人辦公室,看著面前鏡子里呈現出的畫面,哈里區長站起身,不停地對著自己的臉抽著巴掌,雖然沒太用力,但也確實抽到了。

    “叫你心急,叫你心急,叫你心急!”

    這時,房間門被推開,他的辦公室助理走了進來,見到這一幕直接愣住了。

    “什么事?”

    “區長,下面,下面……”

    “我知道了。審判長是我們的人,怎么可能不批準,準備做好接應神器的準備吧,德隆和他帶來的人,走了沒有?”

    “還沒有!

    “那就請人家過來幫忙,記住,我說的是請!

    “是,大人!

    就在這時,電話響起。

    一般來說,尋常的公務電話都會先撥到自己秘書那里去,再由自己秘書安排轉接與否,能夠直接打到自己辦公室這里的,要么是平級部門的、要么就是更高級別部門的電話。

    哈里拿起話筒,電話那頭傳來了一個男人沙啞的聲音:

    “這里是封禁空間管理辦公室,我想找持鞭人大人!

    “我就是!

    “大人,您好。我們的幾個部長在看轉播,所以剛剛派人去詢問了拉克斯銅幣的器靈是否愿意出庭作證!

    哈里抿了抿嘴唇,他在期待著消息。

    “她的回應是不愿意,很抱歉,拉克斯銅幣的器靈一向不合群,不喜歡外面的熱鬧!

    “這……”

    “所以,我們部長的意思是,稍后等審判長要發布公函時,請大人您與審判長大人說,我們這里想配合,但無法配合!

    “好的,我知道了!

    “抱歉了,大人……什么,拉克斯銅幣暴動了?

    她還帶動了其他神器想要一起暴動示威?

    怎么會這樣,剛剛不是還好好的么?

    是的,部長大人,是約克城大區持鞭人,好的,給您!

    話筒那邊,傳來了另一個陌生且威嚴的聲音:

    “哈里持鞭人,你好!

    “你好!

    “請審判長發送申請公函吧,希望你們那里可以早點布置好初級空間聯絡法陣,我們不能讓神器本體出去,但器靈是可以出去的!

    “謝謝你的配合!

    “請你不要客氣,這是我們應該做的!

    ……

...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更多好書 離線下載 無廣告閱讀

下載APP
終身免費閱讀
亚洲精品自产拍在线观看无码_yellow免费观看完整版直播_暖暖 免费 高清日本社区_黑鬼吊又粗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