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網 www.icanhascheezburgerafterdark.com,最快更新明克街13號最新章節!

    科羅娜島北側的一片礁石灘上,阿塞洛斯張開嘴,吐出舌頭,先前在它嘴里的人全都走了出來。

    阿塞洛斯嘴巴里有一層粘膜區域,人進去后,這一層粘膜就會閉合隔絕外面的水流,每次換氣時會再開啟讓新鮮空氣流入。

    這塊區域內很干燥,只可惜沒有家具陳設,大家只能坐在行李箱上。

    在普洱的記憶中,當年阿塞洛斯的父親嘴里這個位置,是有桌椅海圖沙盤的,艾倫家族當年可是把阿塞洛斯當海盜團的旗艦來使用。

    然而現在,在它兒子嘴里一模一樣的位置,連一張板凳都沒有。

    上岸后,詹妮夫人面向阿塞洛斯:

    “感謝您的幫助,艾倫家族將一直珍視與您的友情!

    阿塞洛斯沒做回應,直接下潛進了海中,不見了蹤影。

    昔日的寵物,然后的伙伴,一直到現在的還人情;

    這是一條關系曲線,也是艾倫家族落魄進程的最好詮釋。

    遠處山坡上,出現了幾個人影,少頃,一群穿著皮夾克腰間配著槍的人向這里走來,為首者,是一個留著絡腮胡子的中年男子。

    “詹妮,你們回來了,哦,我的寶貝尤妮絲,你更漂亮了!

    絡腮男子和詹妮與尤妮絲熱情地打招呼,但他的目光卻一直落在卡倫身上。

    “大哥,辛苦您親自來接我們!闭材莘蛉苏f道。

    “大伯!庇饶萁z問好。

    “這位,就是卡倫少爺了?”絡腮男子向卡倫伸出手,“你好,茵默萊斯家的少爺,以后你可以叫我伍德!

    “您好!

    卡倫伸出手和他握手,但下一刻,卻感到手掌處傳來一陣火燒一般的灼痛。

    阿爾弗雷德見狀當即上前,雙眸血色正欲泛起;

    但伍德卻在此時松開了手,卡倫有些吃力地甩了甩手掌。

    “還真的是位少爺!蔽榈伦旖菐е荒ㄐσ。

    卡倫則攔下了阿爾弗雷德,表情依舊溫和,道:

    “讓您失望了!

    卡倫肩膀上坐著的普洱,用一種看白癡的目光看著伍德。

    來了,來了,來了!

    只要有愚蠢的可能那么艾倫家族必然會去做愚蠢事的定律要開始了!

    自己在客輪上提了一路的貓氣,

    詹妮與尤妮絲沒有給自己掉鏈子,

    可這剛到科羅娜島,傻子就現身了!

    白癡,弱智,蠢貨,

    你是在鋪墊么,

    給卡倫鋪墊一個合理離開艾倫家族的理由?

    旁邊的金毛,收起了剛登岸時的嬉皮笑臉,嘴巴閉合,盯著伍德。

    伍德把目光挪向阿爾弗雷德,對他笑了笑;

    然后又看向地上的金毛,伸手逗了逗,但金毛根本就不理會他,反而嘴角露出了牙齒。

    “這條狗,很有脾氣的樣子!

    隨即,

    他又伸手指了指卡倫肩膀上的普洱,道:

    “有件事卡倫少爺可能不知道,那就是艾倫家族不允許養貓!

    卡倫依舊微笑點頭,道:

    “但這只貓對我們的意義不一樣!

    卡倫用的是“我們”;

    畢竟,這是你們艾倫家族的祖宗,而且,不出意外的話,艾倫家族不允許養貓的傳統,應該也和普洱有一定的關系。

    “就算是鯨魚進入淺海時,它也需要收起它的肚皮!蔽榈挛⑿Φ,“我相信卡倫少爺會尊重我們艾倫家的傳統!

    “大伯,我覺得這些事情應該由我父親和爺爺他們來決定!

    尤妮絲走到卡倫身邊,很自然地摟住卡倫的手臂,這是社交場合下,女伴對男伴的標準姿勢。

    普洱扭頭看了一眼身邊的尤妮絲,

    老祖宗心懷大慰,

    乖曾曾曾曾侄女兒,只要你不傻就好;

    只要你一直堅持這樣,這個姓茵默萊斯的就沒理由單飛。

    伍德聳了聳肩,沒有對自己侄女的話感到生氣,轉而揮了揮手,示意后面的人過來幫忙搬運行禮,而后對詹妮夫人道:

    “詹妮,我們需要再走一段路,等到了鎮上我會安排你們休息!

    “勞煩你了!闭材莘蛉藢ξ榈碌膽B度也冷淡了不少。

    在伍德的帶領下,眾人走了一段山路,進入了科羅娜小鎮。

    小鎮是靠著港口建立的,現在港口上還有幾艘中型貨船?吭谀抢,至于那些小船就更多了,密密麻麻的全都聚集在港口外圍。

    伍德這幫人在小鎮里很有地位,當他帶著人大搖大擺地進入小鎮時,小鎮上各式各樣的人都很尊敬地向他問好。

    眾人今晚留宿的地方是一棟會館,屬于艾倫家族的旅店。

    嗯,對面也是艾倫家族的產業,有四層樓,一樓是酒館,二樓是賭場,三樓和四樓則是妓院。

    進入會館后,卡倫走入自己的房間中,先去衛生間里嘗試開了一下噴頭,過了會兒發現居然有熱水流出,當下就脫去衣服洗了個澡。

    洗完澡,整個人舒服也清爽多了,坐在床上整理枕頭時,發現枕頭下面放著一個宣傳冊,打開一看,里面是妓女名列,標了價格與服務,價格最貴的那一批是有照片的,后面的只有文字介紹,不僅各色人種都有,甚至最后幾頁還有標注“男性”的服務者。

    卡倫將名冊丟到床頭柜上,自己靠著床背坐著。

    金毛趴在沙發上,面朝這里。

    普洱則跳到床頭柜上,開始翻閱名冊的最后幾頁。

    “這是個走私島么?”卡倫問普洱。

    普洱用爪子翻了一頁,

    道:

    “現在應該是的!

    “那么以前呢?”

    “以前這里是艾倫家族的封地,幾百年前,維恩還不是強國時,曾靠著民間自發組建的海盜團體對外進行擴張和襲擾,那時威名赫赫的海盜軍團頭子還能得到皇室的爵位冊封!

    “艾倫家族就是靠這個起家的?”

    “嚴格意義上,并不算,但那段時間確實是艾倫家族的巔峰,我離開維恩時,科羅娜島屬于艾倫家族的封地,整個島上的百姓,都是艾倫家族的封民。

    當時,艾倫家族把這里當作基地,海盜大船在這里休憩,海盜和海盜船的戰斗力,不遜真正意義上的皇家海軍。

    現在嘛,你也看到了,沒了;

    這里只能算是家族的走私中轉站了!

    “這里距離維恩本土,遠么?”

    “不遠了,應該是和明日的貨船一起出發,約克城靠海,到時候走海路直接到約克城上岸,再從約克城坐車出城去郊外就能到艾倫莊園。

    到了這兒,基本算是到家了,我以前就是這么覺得的!

    “好的!

    “另外,別和伍德一般見識!逼斩嵝训,“我雖然是第一次見到他,但我很清楚,能被家族派遣到這個小島上來當走私點的負責人,證明他在家族里肯定沒什么地位。

    估計是被尤妮絲的父親和爺爺流放到這里來的;

    這種人嘛,脾氣差一點,陰陽怪氣一點,就很正常,不是么?”

    卡倫把右手放在自己面前,這會兒手背處還有些許的泛紅:

    “我對他沒什么惡感!

    普洱停頓住了,冷哼道:

    “甚至還挺喜歡他的做派,對吧?”

    “那是因為我對艾倫家族一直抱有充足的友善!

    “卡倫,在羅佳時怎么沒感覺你這么虛偽呢?”

    “因為在家里,我只需要真誠!笨▊惡蟊惩竺婵苛丝,尋找到了一個更舒服的姿勢,“當真誠夠用時,誰又愿意撿起虛偽!

    “你現在真像一個詩人!

    “那是因為大部分詩人都是在離家后才寫出華美的詩篇!

    “哆哆多…”

    房門被敲起。

    卡倫起身,下了床,沒等他去開門,門就被從外面推開了。

    伍德斜靠在門框邊,嘴里叼著一根雪茄,看著卡倫。

    金毛下了沙發,瞪著伍德;

    普洱低下頭,心道:這傻侄子又來送助攻了。

    門外,伍德身后,住在卡倫隔壁房間的阿爾弗雷德已經走了出來。

    “伍德先生,有事么?”卡倫主動問道。

    伍德看著卡倫,摘下雪茄,吐出一口煙圈:“我是來請你吃飯的,晚餐!

    “好的,謝謝伍德先生!

    卡倫沒說什么,到了人家地盤上,肯定聽人家安排,他拿起外套,一邊穿著一邊問道:

    “詹妮夫人和尤妮絲小姐已經去了么?”

    “沒有,就我和你,怎么,你介意么?”

    “不,這是我的榮幸!

    卡倫跟著伍德出了房門,普洱跳到他身上爬到肩膀處坐下,金毛也跟在卡倫身后,再后頭,則是阿爾弗雷德。

    看著少爺肩上的貓與腳下的狗,阿爾弗雷德微微皺眉;

    以前的他,能上壁畫就滿足了;現在的他,開始考慮位置和角度了。

    他也不知道這是因為自己膨脹了還是自己有了夢想;

    只是看了看也是自己“親手”封印的那條狗,阿爾弗雷德的眉頭又舒展開,沒那么抑郁了。

    伍德帶卡倫進的地方應該是他的辦公室,空間很大,靠窗戶位置擺著一張桌子,上面擺放著白蘭地和大塊烤肉,烤肉上還淋著黑乎乎的醬。

    原本卡倫肚子挺餓的,看到這一大盤的粗獷食物,竟然有了些飽腹感。

    伍德切下一塊肉,直接丟給了金毛。

    “它叫什么?”

    “凱文!

    金毛看都不看地上的那一大塊肉。

    “你讓它吃肉吧!

    “吃吧,凱文!

    金毛叼起肉,匍匐在那里吃了起來。

    伍德又看向跟著卡倫一起過來的那只黑貓,此時這只黑貓正趴在窗臺上,貓眼有些憂郁且神傷地看著自己。

    很難想像,一只貓的眼睛竟然可以表達出這么豐富的情緒;

    伍德覺得是自己想多了,就先幫卡倫倒酒。

    “會喝酒么?”

    “不會!

    “嗯,第一杯,得喝完!

    “好!

    伍德一飲而盡,卡倫也一飲而盡。

    “這是不會?”伍德笑道,拿起酒瓶準備繼續給卡倫倒上,卡倫伸手輕輕遮住杯口。

    “有橙汁么?”

    伍德愣了一下,繼續拿著酒瓶,看著卡倫。

    卡倫依舊遮著杯口,面帶禮貌微笑。

    二人,僵住了。

    普洱嘆了口氣,有些不忍直視,扭頭看向窗外熱鬧的小鎮街面:累了,毀滅吧。

    誰料,

    伍德笑了笑,放下酒瓶,對門口喊道:

    “找橙汁,...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亚洲精品自产拍在线观看无码_yellow免费观看完整版直播_暖暖 免费 高清日本社区_黑鬼吊又粗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