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網 www.icanhascheezburgerafterdark.com,最快更新明克街13號最新章節!

    <!--go-->    卡倫拿起勺子,舀出一勺煉乳加入咖啡中,隨后倒入了些牛奶撒上了撮糖粉,最后,用勺子開始攪拌。

    其實,原本他是想做個圖案的,但又覺得自己做出來肯定不會好看,倒不如直接攪拌混勻告訴自己這才叫真的純粹。

    托盤上除了這杯奶咖,還有一個茶杯,茶杯里放好了茶葉;

    一碟葡萄干、一碟方糖、一碟果脯;

    右手端起托盤,左手則拿起一個剛灌滿的熱水瓶,卡倫走上了三樓。

    恰好此時,三樓掛鐘開始敲響。

    當卡倫走到爺爺的書房門口,正準備放下熱水瓶時,原本趴在窗臺下的金毛起身過來,撐起身子,用爪子壓下門把手,門向外打開。

    門往外拉的同時,它爪子依舊搭在把手上,兩個支撐著身子的后腿不停地往后蹬跳著。

    最后,當門大開時,金毛撒開爪子,身體失去平衡,向后栽倒,翻了一個滾。

    “呵呵呵!

    卡倫被逗笑了,在掛鐘最后一聲敲響時,走入了爺爺的書房。

    金毛馬上爬起來,也跟著進入書房,用后腳勾了一下書房門。

    “咔嚓!

    門被帶上了。

    正當金毛準備露出可愛的笑容向主人搖尾巴時,卻看見已經在書桌后坐下的卡倫雙手很自然地放在正躺在書桌上的普洱身上。

    普洱就安靜地躺在那兒,任憑卡倫將自己當作暖手寶,同時還帶著些許不屑地瞥了一眼坐在地上的金毛。

    金毛甩了甩腦袋,走到書桌腳下,靠著書桌躺了下來。

    捂完手后,卡倫翻開了狄斯放在書桌上的這本黑色硬皮的書。

    書名也是《秩序之光》,但刊印時間應該比狄斯送給自己的那本要早很多。

    書里有夾著信,而且不止一封。

    卡倫翻開第一封的位置,恰好這一卷的書中內容是描述秩序之神在成神之前的故事,只不過這里倒是出現過光明之神的描述,但沒有說是光明之神喚醒的秩序之神,而是指的是雙方曾一同聯手鎮壓過一尊邪神。

    不過,這已經比自己那一刊要好很多了,自己那一刊里,光明之神根本就不存在戲份。

    打開狄斯夾在這里的一封信,字體很嚴謹,是狄斯的風格。

    這信應該是最近才寫的,不是以前的“讀書心得”,應該是專門為自己寫的。

    信中內容:

    “在我年輕時,曾認為秩序是一條無法逾越的分割線,它將這個世界分出了黑白,將神的世界以及人的世界完成了隔離。

    神的事,交給神去做,人的事,則交給人去做。

    秩序,則是神與人之間的界限。

    有了它后,

    神就不能再粗暴地干涉人,人也就不用再誠惶誠恐地畏懼神。

    神可以繼續高高在上,人則能夠抬起頭,去欣賞神。

    秩序之神就誕生于上個紀元,那個諸神爭相現身的時代。

    神與神在斗,

    崇拜神的人之間也在相互廝殺,

    以神為名義的戰爭,凌駕于國家與民族,成為了無法否定的必然因素,因為神,不允許自己被褻瀆。

    而秩序之神,

    是唯一一個會選擇自我懲戒的神;

    他將自己犯了錯的女兒投入兇獸之口,任其嚼碎,以這樣一種方式,點亮了秩序之光。

    或許,

    這就是秩序之神的魅力所在,在那個神高高在上的時代,他身為神,卻給神定下了規矩!

    也是我信奉他,信奉秩序的原因所在。

    在秩序之光的照耀下,

    卑微的人類,第一次有機會,在神的面前,挺起胸膛。

    神,

    對于秩序之神而言,應該是一種實力的象征,而非身份的象征。

    但漸漸的,

    我發現我自己錯了!

    ……

    “根據《秩序條例》,你被指控有叛教、背離秩序侮辱信仰等罪,現在我正式宣布對你提出質詢;

    狄斯,

    你是否承認上述指控,是否承認你所犯下的過錯!”

    狄斯就站在教堂臺階上,看著前方的拉斯瑪。

    在拉斯瑪的身體兩側,飄浮著兩本書,一本是《秩序條例》,另一本,則是《秩序之光》。

    秩序神教不是一個國家,但宗教發展到一定程度后,必然會衍生出世俗和高端;

    神殿的存在,就是真正的高端,神殿長老們掌握了秩序神教真正的隱秘,同時也擁有對秩序之神意志的傳遞和解釋權。

    身為大祭祀的拉斯瑪,則是秩序神教世俗巔峰之一的存在,在教會運轉的這套體系中,擁有名義上的最高決策權。

    但在神殿長老面前,他只是一個在父母外出工作時留在家里幫忙照看弟弟妹妹的大孩子。

    所以,包括秩序神教在內很多大教會的運行體制,就是真教合一;前者掌握一切,后者掌握前者。

    “狄斯,你是否承認你所犯下的過錯!”

    拉斯瑪發出了第二遍質詢。

    狄斯沒有回答,他就站在那里。

    其實,

    眼下的氛圍很微妙;

    一個,一直在質問對方是否承認犯錯;另一個,只是站著不說話,就已經拉出了無盡的嘲諷意味。

    教堂內的畫壁上,一側畫著的是神降臨人間給人類帶來福祉;另一側畫著的是神帶領人,打敗了惡魔重建家園。

    這是一個小教堂,這個教堂雖然有神,卻是一個縫合神;

    因為它根本就不存在,亦或者說,它的存在只是滿足一下普通人的宗教精神需要。

    拿一些似是而非的教義,編造一些耳熟能詳的故事,似模似樣的一個教堂,看起來稍微和善一些的神父,就可以了。

    甚至,你完全可以把這座教堂比作一個公園,是社區街道居民精神生活的一個必需品,和車站、醫院、警局沒什么區別。

    但也正因為這樣,

    所以此時看向兩側壁畫中,神和人們臉上所洋溢出的笑容時,真的是滿滿的諷刺。

    壁畫中的人仿佛在笑話:

    “瞧,他都已經尊稱秩序之神是妓女養大的了,另一個竟然還在不停地問他是否承認犯錯。哦,你是聾子么?你是聾子吧!”

    “狄斯,我再問你一遍,你是否承認你的過錯!”

    這是第三遍質詢。

    狄斯依舊不說話。

    “狄斯,是你提出的談判,我們也答應了你的談判要求,因你的邀請,我們今日才來赴約。

    所以,

    你現在是什么意思?”

    狄斯終于開口了,他說道:“我是邀請你們來談判的,不是邀請你們來對我進行質詢!

    說著,

    狄斯伸手指向拉斯瑪:

    “如果你繼續來問我的罪,那我就視為談判結束,我們也就不用再繼續浪費時間了,可以直接進入下一個環節!

    拉斯瑪的表情有些陰晴不定,他很想回頭接收來自身后三位長老的意志,但他又很清楚,此時三位神殿長老不可能給予自己什么意見。

    因為這不是什么光彩長臉的事,無論你如何去掩飾,今日這里正在發生的,它就是秩序神教高層內部的一場分裂,是神教歷史上的一個污點。

    神不可能去屈尊,或者說,不到萬不得已時,神都會保持著自己周身的光輝不散;

    神殿長老也一樣,他們身上帶著神性,自然會以更為嚴格的要求,來指導自己在俗世的一言一行。

    所以,臟活累活,都只能交給拉斯瑪去干,也必須拉斯瑪去干。

    神殿,不希望失去狄斯;

    在那之前,需要竭盡全力,將狄斯拉回神殿之中。

    “呵……”

    拉斯瑪笑了,他揮揮手,身邊懸浮著的那本《秩序條例》直接落在了地上。

    然后,

    他繼續主動向前,走向狄斯,但沒真的走到狄斯跟前,而是在最前排的長椅上坐了下來,看著站在臺上的狄斯:

    “其實,我不認可那些對你的指控,我認為那些都是非議和妄言。

    茵默萊斯家是秩序神教內傳承很久的家族,幾乎每一代的茵默萊斯都為秩序神教做出了極大的貢獻。

    所以,

    狄斯你怎么可能做出那種事呢?

    另外,

    先前你對秩序之神的稱呼,

    我也不覺得是什么過錯,

    因為我的母親就是一名妓女,我就是被妓女養大的;

    所以……”

    拉斯瑪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耳朵...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亚洲精品自产拍在线观看无码_yellow免费观看完整版直播_暖暖 免费 高清日本社区_黑鬼吊又粗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