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網 www.icanhascheezburgerafterdark.com,最快更新明克街13號最新章節!

    “哆……哆……哆……”

    聽聽,

    這敲門的聲音,多清脆,多動聽。

    門開了,

    穿著一身黑色長袍的狄斯站在卡倫面前。

    和狄斯平時穿的神父衣服在款式上很像,可神父給人的感覺是慈祥與溫和,而眼下狄斯給人的感覺,卻帶著一種真正的陰沉。

    仿佛一切又都回到了那天站在家門口,狄斯問自己:

    前面,是什么地方?

    值得慶幸的是,今晚要問詢的對象,不是自己。

    不過,看著狄斯的裝束,卡倫忽然覺得自己的這身衣服,有些配不上爺爺也配不上今晚的畫風了。

    自己的衣服都是嬸嬸與姑媽買的,料子和價格都比倫特他們高一線,很得體也很符合氣質,可要想隨意搭配,就有些困難了。

    “準備好了?”狄斯問道。

    “準備好了,爺爺!笨▊悓⑹种械拿麊芜f了過去。

    狄斯沒看,徑直向樓梯口走去:“你來安排,第一個去哪個嫌疑人家?”

    卡倫跟在后面,

    其實溫妮姑媽本就是按照她認為的身份地位排的順序;

    排第一位的,是市長競選人福德,在姑媽眼里,他很大概率會成為下一屆的市長,所以肯定排在第一個。

    排第二個的是莫爾夫,莫爾夫財團產業很大,從卷煙廠到醫院,一條龍安排得明明白白;

    排第三個的,是老議員哈格特。

    接下來,是一串卡倫不是很熟悉的名字,這是由于卡倫與姑媽“視角方向”不同導致的;

    卡倫更看重的是,哪幾方勢力可以組織起這次市長競選的波瀾,也就是西索一家“被自殺”的推手。

    所以,卡倫自己還加了兩個,一位是《羅佳日報》總編胡米爾先生;另一位則是今天最后過來結賬的奧卡先生。

    因為奧卡先生是訂自家服務的人,他肯定在里面脫不了干系,至于這位總編先生,屁股坐得死死的,而且從很早開始就在放風與鋪墊,他要是毫不知情,那卡倫真可以找一車鯡魚罐頭把自己熏死算了。

    這五個,就是卡倫圈定起來的最終名單;

    至于其他的那些明星,包括今天眼睛上擦洋蔥演哭戲的那位女明星,卡倫沒把她放進去,她們還不夠這個資格。

    倒是另一位明星,姑且算是明星吧,也就是那位環保少女黛麗絲;

    按理說,她也應該可以被排除在外,可問題是,那位眼睛擦洋蔥的女明星卡倫倒覺得她挺有趣,賺出場費的嘛,也能理解;

    這位黛麗絲,卡倫可是惡心她很久了,她不是蠢,是真的壞。

    所以,卡倫還是將她的名字也添了上去,排在那五個人的名單外面,坐替補席。

    名單,就是5+1;

    這是卡倫白天在一樓哀悼會場時觀察出來的結果,雖然當時來來往往的很多人都無視了他或者只是把他當作一個年輕的服務生,

    但他們并不知道,

    “邪神”的眼睛,一直在注視著他們。

    而當狄斯問自己,第一家去哪里時;

    卡倫跳過了嫌疑最大不出意外一問就能問出結果的市長競選人福德先生,

    忽略了屁股坐死了肯定收了“稿費”的總編先生,

    也忽略了今天基本上屬于打沖鋒狼的老議員哈格特,

    更是忽略了身份神秘但必然有牽連的這位奧卡先生,

    而是回答道:

    “爺爺,我建議先去莫爾夫先生家詢問一下情況!

    這么好玩的“游戲”,一下子打通關豈不是可惜了?

    再說了,

    打財團多有趣。

    另外,誰叫自己兜里現在還裝著一包莫爾夫黃金框香煙呢。

    “莫爾夫?”

    很顯然,狄斯是知道這個名字的,或者說,任何一個在羅佳市生活了足夠長時間的人,都不會對這個姓氏感到陌生。

    “好!

    沒什么猶豫,也沒什么思索,更不存在什么權衡利弊,狄斯只是點了下頭,就向樓下走去。

    卡倫跟在后頭;

    “喵~”

    普洱的聲音傳來,它一蹦,就蹦到了卡倫的肩上。

    卡倫扭頭看了一眼普洱,普洱直接匍匐下來,閉上眼。

    見狄斯沒什么反應,卡倫也不會說什么。

    一定程度上,自己除了“報名單”的作用,其他方面可能還不如家里的這只貓。

    走出客廳,來到院子,卡倫從口袋里拿出了家里新靈車的備用鑰匙,但這時卻又發現,院門口停著一輛限量款“桑特蘭”轎車。

    換去工裝穿上了一件藍色西服打著領帶顯得無比精致的阿爾弗雷德,

    在院門外向著出來的爺孫二人行禮:

    “您忠誠的阿爾弗雷德,響應您的召喚!

    雖然您沒有召喚,

    但忠誠且優秀的仆人依舊能提前做好準備。

    而那位愚蠢的莫莉女士,她回128號休息去了,阿爾弗雷德為她新身體健康著想,就沒去喊醒她。

    畢竟,偉大的存在也很累,目光聚焦在一個人身上比分散在兩個人身上要輕松些。

    狄斯看向卡倫,問道:

    “你叫他來的?”

    “不是!

    “少爺,我已經為您準備好了您今晚出席宴會的服裝!

    阿爾弗雷德打開車門,從里面拿出了三套衣服。

    一套,是黑色的夜禮服;一套,是酒紅色的緊身款西服。

    還有一套,是黑色的衛衣,出自瑞藍王室代言的品牌。

    “少爺,您鐘意哪一套?”

    卡倫猶豫了一下,伸手指向第三套,也就是那件黑色的衛衣,他覺得那一套自己穿得會更舒服一下,而前兩件,有些過于得“騷”了;

    尤其是那件酒紅色的西服,穿在身上感覺可以直接“騷”出水來。

    “我選……”

    “紅色的那一套吧!钡宜归_口道,“看起來精神些!

    “我選紅色的那一套,爺爺果然想得和我一樣,呵呵!

    阿爾弗雷德主動拿著那套紅色西服走了過來,先對狄斯半鞠躬道:

    “老爺,我先帶少爺去更衣,不會耽擱多久!

    狄斯點了點頭。

    隨即,阿爾弗雷德對卡倫做出一個“請”的手勢:“少爺,這一套衣服還有配飾,需要人幫助才能穿得妥帖!

    爺爺都同意了,卡倫還能說些什么呢,只能跟著阿爾弗雷德重新走回客廳。

    換好衣服后,卡倫走出了客廳,站在了狄斯的面前。

    這身衣服有些緊,穿上去后,人會下意識地挺拔一些。

    其實上輩子卡倫很少穿比較正式的衣服,在面對病人時,太過正式的著裝容易產生疏離感,不利于心理治療。

    “不錯!

    狄斯給出的評價。

    卡倫笑道:“爺爺的眼光好!

    這時,狄斯指了指腳下,卡倫低下頭,在這里,被畫出了一個圓圈星芒。

    “站進去!

    “好的,爺爺!

    卡倫沒猶豫,站進了圈中。

    “以秩序之名,解開一切枷鎖束縛,予本心以自由,予靈魂以空靈!

    腳下的光圈釋放出淡淡的紅色光澤,隨即,這層淡淡的光開始覆蓋在自己的衣服上,卡倫看見自己的雙手上,也有宛若紅色螢火蟲的光影。

    隨之而來的,是內心深處的各種情緒,開始更為具象地涌動出來,感官在此時變得極為敏感。

    這種感覺,像是上輩子吃了山里有毒的菌子,人會很飄,也會很嗨,哪怕再內向的人,也會忍不住想要在大庭廣眾之下放聲歌唱。

    幾乎是本能的,卡倫開始壓制自己心里的這股情緒,盡量讓自己的意識和自己現在的身體狀態“隔離”開來,將意識形成一個“空我”。

    說高級點,像大師大作,說通俗點,就像是學渣上課發呆,目的是一樣的,追求超然物外的心境。

    腦子里的熱度開始降了下來,

    讓卡倫心里得以放松的是,這個陣法的作用并非持續的,更像是給你點了一把火,然后你就順著這個火星去燃燒自己,而不是一直給你澆汽油。

    只要能在一開始控制住這火星,這陣法的效果也就被摒除了。

    “爺爺,這是……”

    阿爾弗雷德開口道:“少爺,這是老爺為了讓你今晚能玩得開心,真是讓人感動的美好家庭關系!

    狄斯開口道:“只是想看看,你的本心呈現。不要有負擔,就像是小時候帶你去游樂園的路上,給你買一個棉花糖!

    “是的,爺爺,我現在感覺很開心!

    是想要看清楚自己的“真面目”?

    還是希望流露出自己的邪神本面?

    卡倫有些不解,但他認為不是后一種,因為狄斯曾說過,哪怕你就是邪神,那也是我的家人。

    他沒理由也沒必要再做“試探”的事,他要殺早就殺了,不是么?

    所以,真就是看自己這兩天郁郁寡歡,怕自己再憋出個自閉癥,所以給自己打上“陣法嗎啡”讓自己嗨起來,釋放壓力?

    卡倫覺得,這個看似很扯的理由,可能真就是狄斯的本意;這大概就是狄斯表現慈愛的方式?

    因為上一個“卡倫”自閉了,所以想要這一個孫子,開朗點?

    而自己因為上輩子職業習慣的原因,還辜負了爺爺的好意。

    不過,

    想要讓自己開朗的話,

    其實不難。

    無拘無束誰不會啊,都不用裝,直接放下就好。

    自己白天炸春卷和茄餅時,看著那冒泡油,早就在腦海中上演了好多遍了。

    “坐哪輛車!钡宜箚柕。

    有阿爾弗雷德開來的限量版桑特蘭,還有家里的靈車可以選擇。

    卡倫晃了晃手里的備用鑰匙,

    道:

    “坐靈車去吧,桑特蘭怕裝不下!

    ……

    莫爾夫莊園在羅佳市市中心核心區域,因為莫爾夫家族是從羅佳市發家的,所以這里算是莫爾夫家族的“祖宅”。

    卡倫將靈車開到街區外,停下。

    因為靈車太大,也太顯眼,所以接下來的一段路,還是走過去好一些。

    三人下了車,

    普洱依舊趴在卡倫肩膀上,像是睡著了。

    “好大的宅子!

    卡倫看著面前的圍墻感慨道。

    這么大的圍墻,這么大的院子,如果這是自己家的話,叔叔完全可以一天接四五個單子都不愁沒位置了。

    許是這輩子的職業習慣影響,卡倫看見大院子后的第一反應是,這么寬敞的地兒,不辦哀悼會真是可惜了。

    恰好這時一輛黑色“凱門”轎車開了過來,阿爾弗雷德上前伸手,攔下了車。

    車里只有一個年輕的駕駛員,歲數和卡倫差不多大,應該是喝了酒,甚至臉上還有余韻未消的痕跡,可能吸食了一些不該觸碰的東西。

    年輕人手指著阿...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亚洲精品自产拍在线观看无码_yellow免费观看完整版直播_暖暖 免费 高清日本社区_黑鬼吊又粗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