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更多好書 離線下載 無廣告閱讀

下載APP
終身免費閱讀
頂點小說網 www.icanhascheezburgerafterdark.com,最快更新明克街13號最新章節!

    論“眾生平等”,茵默萊斯家的這輛靈車可謂是做到了極致:

    不管是活著的乘客還是死去的乘客,坐這輛車,都很遭罪。

    羅恩是早就習慣了,腦袋頂在車廂角落處,雙腳外八小鳥坐;

    一個肥胖的大漢呈現出這個姿勢顯得很違和,但卻可以使得他保證最大程度的穩定,甚至還打起了呼嚕補起了覺。

    反觀卡倫,就坐得有些煎熬了,他需要不斷借用雙手撐著底部來維系住自己的平衡,在市區里的路還好,出了市區往郊區去后,路況變差了許多,顛簸得很是遭罪。

    杰夫與莫桑先生更是沒羞沒臊地在這連續不斷的顛簸之中擁抱到了一起,這姿勢,宛若躺床上互訴衷腸的戀人。

    實在看不下去的卡倫不止一次地試圖將“二人”拉扯開,但車內的空間就這么大,剛拉扯開的兩個人很快又會隨著顛簸互相尋覓,然后再度相擁。

    如果有跟車的親屬,這種情況是不可能發生的,最起碼,他們只需在棺材內承受有限的顫動。

    可誰叫杰夫自己是孤家寡人,蹭上了福利單;而莫桑先生,不是福利單但也勝似福利單。

    對家里人這種“工作態度”,卡倫也沒資格去置喙,哪怕今天做了頓午飯,但他實際上在這個家依舊是個“米蟲”。

    終于,

    伴隨著梅森叔叔向左打方向盤,靈車駛入了一個類似小廠房的院子,門口掛著一個牌子——修斯火葬社。

    “嘿,羅恩,醒醒!”梅森叔叔一邊敲著車窗一邊喊道。

    “哦,哦哦,到了!绷_恩擦了下口水,又伸了個懶腰。

    卡倫先幫忙把擔架車放下去,然后和羅恩一起,先后將杰夫與莫桑先生都搬了下來,梅森叔叔則負責穩住擔架車不使其滑動。

    這時,一名身穿著灰色工作服的中年女人走了過來,她的手里拿著紙和筆。

    “咦,多英俊的小伙子啊!

    女人先盯著卡倫看。

    “修斯夫人,你好啊!绷_恩熱情地打著招呼。

    這就是保爾說過的,更喜歡羅恩的修斯夫人?

    不過,面對羅恩的熱情,修斯夫人只是嘴角扯出一個音以做回應,轉而將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卡倫身上。

    其實,修斯夫人長得不錯,雖然穿著工作服,但依舊可以看得出身材上的豐滿,另外,她的皮膚很白皙。

    只不過,當修斯夫人的手掐住自己的臉蛋時,卡倫還是有些不自然地伸手將她的手拿了下來;

    畢竟,他雖然能適應這具身體的好看,卻不適應真的被當作小男孩來被調戲。

    可修斯夫人卻直接反手抓住卡倫的手,指尖在卡倫手心里來回掃動,挑逗的意味極為明顯。

    從她的目光里,卡倫讀出了那些中老年男人看小姑娘身段的那種貪婪。

    “他是卡倫,我哥哥的兒子!泵飞迨暹f過去一根煙。

    “哦?”修斯夫人有些意外,“你的侄子?”

    修斯夫人接過煙,又讓梅森幫自己點燃,繼續道:“以前沒見過!

    “一個伙計家里有點事,我又受了點傷!泵飞迨褰忉尩。

    “受傷?”

    “不小心摔了一跤!

    “翻誰家太太的窗臺摔的?”

    “別開這種玩笑,對了,今天不忙吧?”

    “前面還有一家,在燒了,等一會兒就好!

    “就開了一個爐?”

    “我想多開幾個爐,但你得有這么多人送來給我燒啊,熱爐不用成本的?”

    “行行行,我們先把‘客人’推進去!

    “好,我先進去安排,小帥哥,等會兒見!毙匏狗蛉藢▊悞伭藗媚眼轉身先一步向里走去。

    羅恩一個人推著莫桑先生,梅森則幫著卡倫推著杰夫的擔架車。

    “修斯夫人是一個很熱情的人!泵飞晕旱土寺曇魧▊愓f道。

    “嗯,是的!笨▊慄c點頭。

    “她先生走得早,這個火葬社現在是她在管理,雖然一直沒再婚,但身邊情人不少!

    “叔叔,不用和我說這些的!

    “嗨,得提醒你的,我也是從你這個年紀過來的!泵飞焓智昧饲脫苘嚨蔫F板,發出“鐺鐺”的聲響,“在這個年紀的男孩,鐵板也能頂穿!

    “……”卡倫。

    “你年紀也大了,以后找個正經的女朋友!泵飞謬诟赖。

    “好的,叔叔,我知道了!

    卡倫清楚,梅森倒不是故意想要說修斯夫人的壞話,而是不希望自己這個年輕的侄子一個把持不住被修斯夫人把魂兒給勾走了。

    往里走后,卡倫明顯聞到了一股油膩膩的味道。

    就是膩……不香也不甜,有點像是梅雨天氣發霉了的臥室。

    不過,里頭的陳設可以明顯看出來老化了,這應該是一家有年頭的火葬社。

    “早年,本來這家火葬社都幾乎要開不下去了,差點要被另一家大型火葬社收購!

    “然后呢?”卡倫問道。

    “然后那家大型火葬社被發現,為了節約成本,統一晚上開爐,所以都是把前天別人的骨灰送給今天的逝者家屬!

    聽到這件事,卡倫睜大了眼睛:還能有這種操作?

    “那豈不是……”

    “是啊,把親人送來燒,然后捧著陌生人的骨灰回去,最好笑的是,他們居然這樣持續了好幾年!

    “那也太慘了!

    “事情爆出來后,那家火葬社的老板就在晚上不知道被誰用石頭砸死了,警察也沒能找出兇手,因為有動機的犯罪嫌疑人實在是太多了!

    卡倫點點頭,道:“那是真該死!

    設身處地地想一下,如果是自己懷著失去親人的悲痛,送親人到這里來火化,結果帶回去的,不曉得是哪個陌生人的骨灰,甚至,你還供奉了那壇骨灰好幾年,卡倫覺得自己也會有想殺人的沖動。

    “那家大火葬社破產了之后,修斯夫人的火葬社得以繼續生存經營了下來,不過現在也難了,其他城市早就出現了大規模的連鎖殯儀公司。

    他們可以把從醫院,到我們的逝者關懷社,再到火葬社,以及其中的運輸,全部打通。

    羅佳市,他們也開了分店,前陣子溫妮還接到了他們的電話,說想收購我們家!

    “爺爺不會同意的!笨▊愓f道。

    “父親當然不會同意,我也不會同意!你知道他們怎么做的么,他們把遺體集中運輸集中管理再集中哀悼集中火化或者土葬。

    像是市場上的批發蔬菜。

    這些資本家,真應該被吊起來掛路燈上!

    他們的眼里只有錢,根本就不懂得逝者關懷,也不懂得對遺體的尊重!”

    聽到這里,

    卡倫腦海中不禁浮現出先前靈車內被顛簸得幾乎要親嘴的杰夫與莫桑先生,

    叔叔,

    你是怎么有臉說出“尊重”這個詞的?

    “我們家還好,雖然他們打算卡我們的供貨商,但因為你爺爺的關系,我們家的生意一直還過得去!泵飞迨逭Z氣低落了不少,“不過修斯夫人這里,就又開始變得有些艱難了!

    這時,在前面推著莫桑先生的羅恩回過頭,喊道:

    “啊哈,所以我支持雅閣黨,只有他們才愿意把那些該死的資本家給一拳揍回去!”

    說著,羅恩還揮舞了一下拳頭。

    雅閣黨,卡倫前幾天在報紙上看到過,是一個在羅佳市發展起來近幾年勢頭不錯的左翼黨派。

    不過,

    在聽到“雅閣黨”三個字后,

    梅森叔叔馬上喊道:

    “瘋了吧,支持那群瘋子上去,他們只會把我們現有的生活搞得一團糟!”

    羅恩聳了聳肩,似乎懶得和老板爭論,繼續推著擔架車。

    卡倫看著氣紅了脖子的梅森叔叔,他倒是挺能理解的,因為叔叔詮釋著什么叫小資產階級的軟弱性。

    這不是嘲諷,或許聽起來是一種嘲諷,但歸根究底是生活階層導致的屁股不一致。

    走過一段不是很長的過道后,卡倫等人終于推著擔架車來到了“焚化間”。

    焚化間里有三個焚化爐,但只有一個正在運作。

    玻璃窗外,卡倫看見一個頭發亂糟糟胡子拉碴的男子坐在地上。

    而這時,

    原本在運作的那個焚化爐,也停歇了下來。

    一位頭發花白但看起來很精神的工人打開了門,對那個男子喊道:

    “先生,請來接你的妻子!

    隨即,這個老工人看見了梅森,臉上露出了笑意,揮手打招呼道:

    “嗨,梅森!

    “老達西!”

    梅森叔叔上前,給老達西遞了一根煙。

    “今天幾個?”老達西一邊點煙一邊問道。

    梅森比了“二”的手勢。

    “奧,上帝可憐你!崩线_西幸災樂禍地笑了。

    他當然清楚,火化對于茵默萊斯家來說意味著多大的損失。

    其實虧本是不會虧本的,但原本土葬可以賺更多的利潤,這部分本可以賺的利潤失去后,也就變成了“損失”。

    “先生,請來接你的妻子!崩线_西吐出一口煙圈又催促道。

    男子有些茫然地抬起頭,然后又默默地起身,但當他看見玻璃窗內的焚化爐后,又再度后背靠著墻壁,似乎在抗拒著眼前的這一切。

    是啊,

    誰能一下子接受自己身邊親愛的枕邊人變成了一攤骨灰呢。

    卡倫聽到梅森叔叔小聲地問老達西:“怎么了?”

    老達西一邊嘬了口煙一邊面露鄙夷地微微搖頭,小聲回應道:

    “小費不給,社里的骨灰盒也不買,呵!

    如果客人給了小費,或者購買了本社的“周邊”,

    自然會享受一些特殊的待遇。

    比如,如果你害怕或者不適的話,焚化工老達西會幫你把骨灰裝進骨灰盒內,交到你手上。

    當然,也有些人想要自己親自撿拾親人的骨灰,那么老達西也會幫你細心地把骨頭敲碎好讓你裝盛。

    男子也不曉得是沒錢,還是真的不懂這些,他的眼里,除了茫然還是茫然。

    看著他這個傻樣,老達西不屑道:“還是個心理學教授呢,居然連這個都不懂!

    嗯?

    這個職位,引起了卡倫的注意。

    巧了,碰到同行了。

    卡倫主動走上前,看著這個男子,小聲道:

    “你現在應該去接你夫人了!

    “我……我……”男子的雙手,在顫抖。

    可以看出來,他在做著激烈的心理斗爭。

    其實,如果感情好一直生活在一起的話,親人逝去后,你對他的遺體或者對他的骨灰,并不會有那種類似看鬼片的驚悚感,反而會覺得……很尋常。

    但有些人的情緒與心理是特殊的,就比如上輩子卡倫曾接待過一個病人,他和妻子很相愛,但在妻子分娩時他選擇進產房陪著妻子,這是很恩愛的一個舉動,但……自此之后他留下了嚴重的心理陰影,最后不得不選擇和妻子離婚,之后更是嚴重到看到女性和小孩都會發抖恐懼的程度。

    “你的妻子你還害怕么?”老達西催促道,“快點啊,人家還排著隊呢!

    “我……我不是……”男子臉上露出掙扎和自責之色,顯然老達西的那句“你還害怕你妻子”,讓這個丈夫產生了深深的愧疚與自責。

    精神上,其實也是分“生理”與“心理”的,“心理”其實好克服,但“生理”,是真不好弄。

    “我不是……不是害怕她……而是……而是我……”

    卡倫嘆了口氣,

    伸手,

    拍了拍男子的肩膀。

    行吧,

    看在同行的面子上。

    卡倫轉身,走到梅森面前:

    “叔叔,我們還急著回家呢,我去幫他把骨灰收了吧!

    老達西聽到這話,心里微微有些不高興,不咸不淡地來了句:

    “你侄子真善良!

    語氣里,可沒有夸贊的意思。

    梅森聳了聳肩,道:“老達西,我還趕著回家呢,回去晚了瑪麗又要怪我!

    “行行行!

    老達西放棄了,

    “你們把遺體先推一具上來,我去撿!

    羅恩將莫桑先生推了進去,卡倫猶豫了一下,還是幫羅恩一起把莫桑先生抬到了焚化爐的推送臺上。

    雖說莫桑先生昨晚“顯靈”,

    表達出了他不想被火化的執念;

    但卡倫也沒辦法去幫他,哪怕上一個“卡倫”給他留了六千盧幣,以成本價買個棺木是夠了,但土葬墓地的開銷呢?

    最重要的是……他有什么理由和資格去讓家里為一個普通的客戶給額外的待遇?

    爺爺還活著呢,

    就算爺爺沒了,叔叔還在呢,

    這個家,還輪不到他來當……嗯,也輪不到他來敗。

    做完這些后,卡倫挪步來到老達西身邊,看著老達西正用鐵鉤子扒拉著骨灰。

    老達西扭頭看了一眼站在他身后的卡倫,

    問道:

    “第一次來吧?”

    “嗯!

    “以前沒見過?”

    “沒有!

    “倒真是個少爺!崩线_西揶揄道。

    茵默萊斯家的男性,第一次見到骨灰。

    卡倫指著地上的一堆骨頭問道:“不應該是骨灰么?”

    “灰”這個單詞,卡倫咬得重了些。

    在他印象中,火化后,骨灰應該是白色的,面粉一樣的存在。

    可眼前看到的,是一堆骨頭碎塊,灰是有,但骨頭塊占多數,而且還挺大。

    老達西疑惑道:“就是這樣的!

    “哦,這樣啊!

    卡倫恍然,原來上輩子的影視作品欺騙了自己。

    這時,看見老達西將吸沒了的煙頭丟到了地上,卡倫摸了摸口袋,把保爾給自己的那包煙取出,拔出一根,遞給了老達西。

    老達西接過煙,

    神色好看了不少,

    但還是不忘提醒道:

    “好人不是這么當的!

    “呵呵!笨▊惷靼姿囊馑,只能解釋道,“他以前來過我們學校,給我們上過一堂公開課,也算是我的老師吧!...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更多好書 離線下載 無廣告閱讀

下載APP
終身免費閱讀
亚洲精品自产拍在线观看无码_yellow免费观看完整版直播_暖暖 免费 高清日本社区_黑鬼吊又粗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