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更多好書 離線下載 無廣告閱讀

下載APP
終身免費閱讀
頂點小說網 www.icanhascheezburgerafterdark.com,最快更新明克街13號最新章節!

    天蒙蒙亮;

    “是誰,到底是誰!”

    地下室里,傳來了瑪麗嬸嬸憤怒的尖叫聲。

    然后,

    她氣鼓鼓地走上斜坡,

    看見了穿著神父衣服的狄斯。

    “父親,地下室里的莫桑先生不知道被哪個該死的給……”

    “我為他做了個儀式!

    “哦,原來如此,贊美您的仁慈,愿莫桑先生安息!

    瑪麗嬸嬸馬上禱告。

    隨即,

    她轉身回到工作室,安安靜靜地重新為莫桑先生“補妝”。

    以前也不是沒有過,家里收來的遺體被弄得“亂”了,自己的公公也曾幾次為遺體做過儀式,讓遺體破了妝。

    但,

    既然是公公弄的,

    瑪麗嬸嬸是不敢對他發火的,一點都不敢。

    昨晚,離開這里的卡倫將莫桑先生的遺體重新安置回了擔架車,地上自己的鮮血也擦去,莫桑先生的衣服也整理了一下,但臉上的妝容……卡倫實在是沒能力去復原;

    所以,他只能重新洗漱之后,就回屋睡覺了。

    醒來時,

    和自己睡一個屋子的堂弟倫特已經不在。

    卡倫從床上坐起,伸手拍了拍自己的額頭。

    這具身體,長得確實好看,哪怕是從一個男人的角度來看,也是好看的;

    但就是太孱弱了點。

    上輩子的卡倫雖然經常熬夜也抽煙,但會堅持跑步和健身,身體素質還是可以的。

    “看來,得把鍛煉提上日程了!

    卡倫給自己進行了洗漱,下到二樓,看見餐桌上放著的牛奶與面包。

    倒了一杯牛奶,拿起面包在里頭蘸了蘸,湊合著吃了兩片再把混合著面包屑的牛奶一飲而盡,卡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領與袖口,下到了一樓。

    一樓留聲機正播放著鋼琴曲《遠去的故人》,算是羅佳市以及附近幾個城市里,哀悼會場所使用頻率最高的曲目之一。

    卡倫在留聲機旁站定,一樓已經被布置過了,顯得莊嚴與肅穆;

    羅恩與保爾正將棺木放在小高臺上,米娜與克麗絲正忙著點燃蠟燭;

    堂弟倫特手里拿著拖把,正清理著地上可能存在的腳印。

    瑪麗嬸嬸坐在角落里喝水,顯得有些疲憊,她為什么疲憊,卡倫也清楚,原本昨晚就做好的活兒變成早上的趕工,肯定累得不輕。

    溫妮姑媽則拿著一個冊子,正清點著用具。

    一樓屋子里的所有陳設,除了“鮮花”之外,都是老演員了。

    雖然都是循環使用的東西,但要是遺落丟失了補辦起來也是一筆不小的開支。

    爺爺站在小高臺邊,看著羅恩與保爾將棺材安置好。

    卡倫已經下來有一會兒了,爺爺也沒特意地將目光投向卡倫這邊。

    家里人,都在工作,唯有卡倫起晚了也沒人叫,這算是屬于“卡倫”的優待吧。

    “您請,您辛苦了,這么早就過來真不好意思!

    “沒事,沒事,應該的,呵呵!

    梅森叔叔迎進來一名穿得很便宜但看起來派頭很足的中年禿頂男子;

    卡倫搜索了記憶,知道他叫“馬爾默”,是區政府某辦事處的副主任。

    “記憶”中,瑪麗嬸嬸對這個人很瞧不上,覺得他太貪心了,吃相也不好看,還很喜歡拿捏身份,偏偏他所在的那個辦事處,除了一位主任之外,其余人都是“副主任”;

    辦公室其他人都是走后門掛職的,就他得跑腿忙活,所以,實際上他只是一個辦事員,

    馬爾默先生注意到了卡倫,伸手想摸卡倫的頭;

    卡倫后退了一步,躲開了。

    “呵呵,上次來得知你病了,現在看來身體是恢復了?”

    “是的,多謝您的掛念!笨▊惢貞。

    “嗯,好!

    馬爾默沒再耽擱,走上臺階,拿起隨身攜帶的老式“沃福慈”照相機,對著棺材內的杰夫拍了一張,然后又退下了臺階;

    身穿神父衣服的爺爺站到棺材前,低頭,做禱告;

    “咔嚓!”

    馬爾默又拍了一張;

    最后,

    馬爾默又退到客廳入口處,選擇了一處光線好一點的地方,照相機鏡頭對向客廳全局,舉起;

    卡倫看見原本坐在椅子上的瑪麗嬸嬸也站起來了,所有人,包括堂弟堂妹們也都一本正經地都低頭哀悼。

    “準備好,各就各位……”

    卡倫也站直了身子,低下頭。

    “咔嚓!”

    “好了!

    馬爾默放下了照相機。

    梅森叔叔則將一個黑色筆記本遞給了馬爾默,馬爾默點點頭,收下了。

    里頭裝著的,是小費;

    福利單就是這樣,單純看市政府撥款配額以及慈善組織的配額其實不低,但落實下來得層層分潤。

    當然,今天的“小費”會比往常要多一些,因為馬爾默先生今天起了個大早。

    需要歸檔提交報告的三張照片拍攝完畢,馬爾默先生也沒做耽擱,拿著相機與筆記本直接離開,梅森叔叔一路將他送到門外。

    就算是想獻殷勤將人直接送回辦公室也辦不到,除非馬爾默先生愿意被靈車接送,茵默萊斯家還真沒私家車。

    隨后,

    保爾與羅恩合力,將杰夫的遺體從棺材里搬出,放在了擔架車上,推送回了地下室;

    緊接著,二人又將“莫桑先生”推了出來,搬運進了棺材里。

    瑪麗嬸嬸上前,開始做姿勢上的調整,盡可能地讓莫桑先生呈現出更“舒適”與“從容”的姿態。

    其余的裝飾和陳設并沒有變,照舊。

    這是“趕場”;

    雖然莫桑先生的子女在其他方面很吝嗇,但因為一些親戚居住在外市的原因,所以他們為莫桑先生的哀悼會包了“一整天”,而不是“半天”。

    當然,如果條件允許的話,別說包半天了,他們甚至愿意“包時”。

    所以,今天“杰夫”其實是蹭了莫桑先生的車。

    已經完成流程的杰夫肯定得讓位,回到地下室繼續躺著。

    莫桑先生已經“入躺”了他的席位,

    保爾與羅恩則分別去客廳門口以及馬路邊院子門口立起了牌子,示意今日這里是莫桑先生的哀悼會。

    反正自己在一樓也沒什么事做,卡倫干脆走到院子花圃邊,摘了不少藿香葉下來。

    隨后,他走上二樓,進入了廚房。

    今日的午餐,是他來準備;

    很多時候,哀悼會場所會給前來哀悼的親朋提供簡餐,當然,這是在家屬需要這項服務且為這項服務買單后才可能發生;

    所以,茵默萊斯家里人也會跟著一起吃,當工作餐了。

    但今日莫桑先生子女別說簡餐了,連飲品……最便宜的檸檬甜水都沒點,也因此,茵默萊斯家里人得自己準備午餐。

    進入廚房的卡倫并未有多少不適應,上輩子他經常自己給自己做菜,他也很享受這個過程,廚藝雖然談不上大廚,但在家庭主婦和主夫層面上應該算是優秀的。

    藿香葉先洗干凈,卡倫放了幾片進杯子里,再沖入熱水。

    隨后,他開始挑選食材,家里的食材儲備其實挺豐富的,不過他也沒打算做什么豐盛大餐。

    廚房里有一臺冰箱,看起來很新,應該買了沒多久,但在卡倫眼里,那真是“舊”得可以。

    準備處理食材時,一樓傳來了一些聲響,應該是參加莫桑先生的親朋陸續到來了。

    米娜與克麗絲走到了二樓,兩個小姑娘好奇地站在廚房外看著正在和面的卡倫。

    原本家里有生意時,她們倆得負責在一樓端茶遞水,今天她們不需要。

    “哥哥,你什么時候學會做飯的?”米娜問道。

    “是啊,是啊,那根棒棒是做什么用的?”克麗絲探著腦袋問道。

    “等著吃吧!

    卡倫笑了笑,他手里拿著的搟面杖是從自己臥室崴腳小書桌那兒卸下來的,其實地下室里有更趁手的長圓杖,但卡倫不敢用,洗洗也不敢用。

    倒油,加熱,卡倫將包好的春卷放入油鍋里煎炸,再撈出控油。

    春卷里包的是韭菜,還混著一些小肉;

    之后,卡倫開始煎茄餅,不過在每個茄餅中間,卡倫都添了一片藿香葉,這樣吃起來口感更脆,還解膩。

    因為家里人多,羅恩與保爾也會在這里吃午飯,所以春卷和茄餅卡倫分別煎了兩大盤。

    之后,

    卡倫開始炒料,他覺得自己以后還是得抽空去下市場,家里食材儲備挺多,但大料方面有些欠缺;

    將先前腌制好的雞肉塊倒入鍋中,蓋上鍋蓋,開始悶煮。

    是的,卡倫準備再做個“黃燜雞”。

    端起茶杯,已溫的藿香茶入口,

    呼,

    卡倫很喜歡這種感覺。

    上輩子他老家有一個很流行的簡單吃法,叫“茶泡飯”,用的就是藿香茶,再配點榨菜咸菜什么的,雖然清簡,但吃習慣了也上癮,只不過對腸胃不友好。

    哦,是了,自己還得弄點兒泡菜,地下室里雖然有“壇子”,但卡倫還是決定去市場上買新的去。

    雞肉煮得差不多后,卡倫將切好的土豆塊、香菇片、青椒等都倒入其中,開始最后的大火收汁。

    另一個鍋里,卡倫用雞蛋和番茄,做了個簡單的西紅柿蛋湯。

    湯煮好時,黃燜雞也能出鍋了。

    “米娜,克麗絲,來端菜!

    “好的,哥哥!

    “嗯呢,好香!”

    米娜和克麗絲進來端盤子;

    在餐桌上歸置好后,克麗絲先下去通知家里人午餐做好了,然后她就迫不及待地跑上來,伸手抓起一根春卷,就往嘴里送。

    倒不是不守餐桌規矩,而是家里有業務時,吃飯都是手頭空了就上來吃,不用等人聚齊,早些吃好的,還能下去換班招呼客人。

    “好吃呢,哥哥!笨他惤z一邊咀嚼一邊點頭道。

    “克麗絲,用叉子!泵啄忍嵝训。

    “沒事,就用手吧!笨▊愖约阂彩侵苯佑檬帜么壕,再在裝著果醋的碗里蘸了蘸;

    家里果醋的味道和白醋差不離,卡倫不是很滿意,他還是更習慣鎮江香醋。

    米娜給卡倫盛了碗湯,按照以往習慣,喝番茄蛋湯卡倫也喜歡加醋,但他還是有些抗拒果醋的味道。

    一口湯入喉,

    卡倫深吸一口氣,

    一時間感動得有些想哭。

    倒不是饞的,而是經歷了這么大一個變故后,“家鄉”的食物,能夠給人帶來一種心靈上的慰藉感。

    再多的“雞湯”,也沒有可以入喉的湯來得更實在。

    米娜與克麗絲吃得很香甜,她們用春卷和茄餅來蘸黃燜雞的湯汁,不過卡倫拒絕了米娜給自己盤子里盛黃燜雞的舉動;

    他沒煮米飯,而沒米飯的黃燜雞是沒靈魂的。

    “哥哥,你以后也教我烹飪好不好?”米娜說道。

    “還有我,還有我!笨他惤z也期盼道。

   ...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更多好書 離線下載 無廣告閱讀

下載APP
終身免費閱讀
亚洲精品自产拍在线观看无码_yellow免费观看完整版直播_暖暖 免费 高清日本社区_黑鬼吊又粗又长